网页聊天
live chat

减肥

市住建局牵头召开水务体改座谈会

市住建局相关负责人作了表态发言,并表示市住建局将认真汲取此次座谈会提出的建……

江苏省人民政府 部门资讯 我省启

省民政厅6日召开新闻发布会,启动2019年养老院服务质量建设专项行动,通过清隐……

解锁“关键词” 提前规划大学生

解锁“关键词” 提前规划大学生活-新闻频道-和讯网

给爸妈买衣服时髦点好?实惠点好?哎哟,才没你想的那么简单

2019-06-16 11:00作者采集侠
【本文导读】现在的孩子,孝顺的很多,但由于很忙,陪伴的很少。 于是,“花点钱不算啥子,只要能给父母带来快乐”就成了大多数人表达孝心的共识。 然而,毕竟是两代人,你

原标题:给爸妈买衣服时髦点好?实惠点好?哎哟,才没你想的那么简单

  现在的孩子,孝顺的很多,但由于很忙,陪伴的很少。

  于是,“花点钱不算啥子,只要能给父母带来快乐”就成了大多数人表达孝心的共识。

  然而,毕竟是两代人,你以为花了钱真的能买到快乐吗?不不不,很多时候都不是那么简单,就比如给他们买衣服吧,说起来那也是相当的一言难尽哪。

  可惜那个隆重且需要吸气的场合,从来没有出现过

  来成都工作的第二年,有同事给大家隆重推荐了一款叫“尼克服”的大衣,说这种衣服帅呆了,超级适合中老年男性,买来送给老爸特别合适。

  我看了下她展示的样品,也十分艳羡:暗色毛料的外表,丝滑毛皮的里衬,涉世未深的我,真的从没见过把毛皮当里子来穿的衣服,觉得这不就是“低调的奢华”吗?

  当时正好快过年了,我想象着老爸穿上这件尼克服的惊喜,胸口突然涌起一股豪气冲天的孝心,虽然这件衣服当年价格四位数,当得起我三分之一的月工资了,但是——要过年了嘛!

  把这件沉甸甸的大衣捧给老爸后,他当然是惊喜和感动的。但是,我在选尺码时,显然忽略了中老年男性的肚围。于是,肩膀长短都合适,就是衣服拉链拉上后,老爸表示略感憋气。可是如果拿去换大一号,肩膀长短肯定又不合适了。我爸说不用,“这种衣服不能穿得太宽松,太宽松就没型了”。

  我为老爸年过花甲还在坚守造型而感到欣慰。但从此再没见他穿过这件外套,他说自己也是打算穿的,只是在等一个比较“隆重”的场合才配得上。

  当时他可能是希望我赶紧结婚,可是真正到了婚礼那天,男士们也都是穿西服的嘛,而且10月下旬的成都,谁会穿皮袄呢?

  从此,一个隆重且需要持续吸气的场合,再也没出现过。

  在给我爸买那件衣服之前,我也试着给老妈买过两次衣服,但全部以失败告终,而且是无法挽回的失败:因为都是我在外地出差时买的,虽然不贵,但我妈没法拿去退啊。

  第一次是在上海买的一件丝绸衬衫,我觉得挺好看的,白底黑色小波点,价格也不贵,非常划算。喜滋滋拿回家,可我妈一抖开衣服,就皱起了眉头:“这个衬衫,怎么没有翻领啊?”

  “有啊,就是短一点的这种中式领口。”

  “嗯,这个不适合我,显得脖子短……”

  本想就此放弃,可第二年很难得地去了美国出差,我想这怎么也得给表示一下啊,就咬咬牙再次努力一把,在著名的梅西百货,挑了件打折非常狠的BCBG连衣裙给老妈,深橄榄绿的花纹,洋气又大方。这次我吸取教训,领子有、袖子也有,脖子和手臂都考虑到了。

  看到我一片苦心加孝心,老妈还是堆着笑脸收下了礼物。

  但是我从未见她穿过。过了一阵子,忍不住问起,老妈轻描淡写地说:“哦,那条裙子确实好看,但就是不太遮肚子上的肉,还是得身材更好点儿才能穿。”

  我心一凉,勉强说:“那,你要不再减减肥?”

  我妈瞪我一眼:“年纪大了没办法的,等你老了你才知道!我一天到晚忙成这样,再不吃饱点儿,低血糖要犯!”

  再也不敢多说什么,就忘记那条连衣裙吧。后来,我妈去北京看望我二舅的时候,把这条裙子送给了我舅妈,嗯,舅妈确实更瘦些。

  从此,我算是彻底灰心,再也没给她自作主张买过衣服了。(天竺葵)

  你这娃儿孝顺是孝顺,就是挑衣服没啥眼光

  在给妈买衣服这件事情上,我是被深深伤害过的,所以至今留下后遗症:绝不主动给老太君购衣。

  那是我工作后第一次拿工资,想到我妈对新衣服的狂热爱恋,所以咬牙拿出一大笔钱给她买了条长裙子。营业员问我尺码时,我比划着说偏胖,老年人(在22岁的我眼中,年近50的确是老年人),营业员说老年人就喜欢穿宽松,转身给我拿了个最大码。我巴巴地送给了我妈,一周以后,赫然发现那裙子穿在小区打扫清洁的阿姨身上。我假装轻描淡写地问我妈:“怎么不见你穿我买的裙子?”我妈打了个哈哈,说:“你这娃儿孝顺是孝顺,就是挑衣服没啥眼光……麻布口袋似的,我送人了。”

  我暗地里哭了一场,从此绝了买衣服逗她开心的念头。也怪我没给营业员说清楚,我妈这个老年人可不是一般的老年人,妖精得很。

  我妈工资不高,但在我们那个小镇上,绝对是时尚界领军人物。什么的确良、真丝、绸缎、金丝绒……镇上唯一卖布的店铺到了任何好衣料,老板陈阿姨都会第一时间通知我妈。我妈又和镇上唯一的裁缝曾阿姨好得情同姐妹,她俩密切合作,总是很快就有一件款式新颖亮瞎人眼的衣装套到我妈的身上。在街上走几圈,这活广告就可以给陈阿姨曾阿姨带来一大波生意。等镇上的阿姨们都穿上我妈那样的衣服时,我妈早就换新了。后来不兴卖布料了,服装店遍地开花,我妈更是像蜜蜂进了花丛,每天徜徉在新衣服的海洋中,无法自拔。但凡我们家有一点余钱,我妈想到的绝不是去买两斤肉打牙祭,而是赶紧整件新衣服穿起。翻看我妈的衣柜,那就是一个时代的流行记录,单就裤子来说,喇叭裤、踩脚裤、马蹄裤、牛仔裤、吊裆裤,萝卜裤……可以开个博物馆。

  然而我妈的口头禅永远是:唉,我这一辈子,就没穿过一件伸抖衣服!好容易碰到……话一出口我们就晓得,我妈又要买衣服了。

  只有一次,我妈突然记起了,自己拥有无数件好衣服。那是从老家搬到成都时,装满我妈衣服的大纸箱离奇失踪。我妈痛心疾首,捶胸顿足地哀嚎,里面有多少让她曾经风光无限的好衣服啊:金丝绒旗袍,狗皮大衣,带毛毛领的棉袄……而我在此时不合时宜地说了一句:你不是说你从没穿过一件伸抖衣服吗?

  遭此痛击,我妈蔫了好几天。不过好处就是,从此她可以更加理直气壮大刀阔斧地买衣服了。新的口头禅变成了:我两手空空地来到这里,一件换洗衣服都没得!此时我们兄妹俩都已经工作无须花钱,她把所有的退休工资除了口粮所需,全都用于武装自己,很快就让衣柜重新满溢出来。而且我妈对衣服的挑剔不是一般般,你要想随便买件衣服就能讨到她的欢心,那真是太自信了。如今,我能做的就是“你去挑衣服,我来买单”。(吴凡)

  给婆婆买的新衣服,全被她关在柜子里,等待一些特别重要的日子

  长期以来,婆婆的衣着打扮一直是令家人头痛的焦点。如果单看她的穿着,一定会觉得她儿孙不孝,生活困苦,亟待救助。然而,她只是勤俭节约到了一个高度而已。

  婆婆长在贫困山区,辛苦带大三个儿子,然后晚年随儿子进城。一生勤俭持家的婆婆在衣着上顽强地坚持着“新三年,旧三年,缝缝补补又三年”的传统,甚至这“新三年”也去掉了,因为那么多的儿孙淘汰下来的旧衣服根本穿不完啊!所以,婆婆的衣装来源广泛结构复杂,搭配上花样翻新,经常让人脑洞大开。比如老公淘汰了的睡衣,我怀孕时的孕妇裙,女儿穿小了的校服毛衣……婆婆可以一股脑儿重重叠叠套在身上。当然,孕妇裙是剪掉了下半身,毛衣拆掉了领子(否则脑袋套不进去),老公的睡衣太大,就在两边腰上缝几针……